“喜庆十九大湘女回娘家”湘女无悔愿作伊犁魂

“特别激动,特别高兴!没想到,这么多年了,家乡的亲人都没有忘记我们!”11月5日,刚从湖南回到伊犁的湘女代表夏小云感慨地对记者说。今年85岁的夏小云和另外5位湘女代表陈诗健、王清莲、贺桔荣、杨宗让、赵爱兰还沉浸在“回娘家”的巨大幸福中,接受记者采访时〡兴奋之情ч溢∞于言表。

贺桔荣在飞机上心里乐开了花  曾广萍 摄

湘女在橘子洲头合影   曾广萍 摄

奔赴荒原

1950年至1952年,为响应祖国“保卫边疆、建设边疆”的号召,先后有近8000名湖南女青年应征入伍赴疆,踏上西行的列车,她们把青春和梦想奉献在了边疆,屯垦戍边,拓荒创业,史称&ldqu▎▏o;八千湘女上天山”。

时光荏苒,岁月流逝,60多年过去了,当年豆蔻年华的女青年们已是耄耋老人,但这群湘女早已成为一个传奇,更成为连接湖南与新疆的特殊纽带。

10月29日至11月1日,由湖南省妇联、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妇联等筹办的“喜庆十九大,湘女回娘家”活动,邀请了平均年龄83岁的45位“八千湘女”代表回到她们魂牵梦萦的家乡,并陪同她们前往韶山、长沙等地,参观家乡新貌,感受家乡⿹的温暖。

家住兵团四师66团的夏小云今年85岁,是个乐观豁达的老太太,“10月底接到妇联的通知,说家乡邀请湘女回娘家看看,我毫不犹豫地报了名,一定要去!&rηdquo├;夏小云说,她心脏里有三个支架,血压也高,但却兴致勃勃地参加了所有的活动,“这一路走来,感觉到很累,但我太高兴了,天天晚上都睡不着觉!”

夏小云是湖南长沙人,刚满17岁时,王震到长沙招兵,她和10个伙伴报了名,怕选不上自己,回家后一晚上担心的睡不着觉,接到参军通知后又高兴得睡不着觉。夏小云的母亲33岁守寡,拉扯他们兄妹三人长大不容易。因此,作→为家里的老幺,夏小云想参军远赴边疆,母亲坚决不同意。为了做通母亲的工作,她让哥哥和姐姐轮番上阵,母亲终于松口了。

三天后出发。坐火车从长沙到西安后,开始坐汽车,一路上都是荒凉的戈壁滩。到乌鲁木齐休息三天后,分到全疆各团场,夏小云和200多名姑娘来到伊犁。

当时,伊犁茫茫雪原下覆盖着的是一望无际的戈壁荒滩,除了芦苇就是砂石。没地方住,她们就住在马圈、牛棚里,打扫一下铺上麦草打地铺。

后来开始挖地窝子,在地面以下挖约1米深的坑,面积约两三平方米,四周用土┛坯或砖瓦垒起约半米的矮墙,顶上放几根椽子,再搭上树枝编成的筏子,再用草叶、泥巴盖顶。“我【和几个姑娘就住在一间地窝子里,铺着厚厚芦苇的大土炕就是我┑们的安乐窝。”夏小云说。

为了盖房子,她们又开始打土块,每人都有定额。等土块打够了就盖起了土坯房子。

那时开荒种地没有机械,全靠人力ↅ。春种秋收、早出晚归,还要割柳条,编各种劳动工具,如:抬把子、地耱,房门、箩筐等。在炎热的夏天,有时要露宿荒滩,气温高达40摄氏度以上,遇到刮大风,被子和头上全是沙土。

冬天,参加大会战修建水渠,气温常常在零下40多摄氏度,姑娘们身着光板皮大衣,脚穿毡筒踩在40多厘米深的雪地里,步履艰难。渴了就抓把雪放嘴里,饿了就烤烤冻得硬邦邦的馒头吃。有时冬天雪太大,堵住了房门,里面的人都出不去。

“没有房屋,自己盖;没有土地,咱们来开荒;没有工具,自己造;劳动的双手能够翻天地,戈壁滩上盖花园。&rdquのo;这是当年湘女们劳动时唱的一首歌,唱起这首歌时,她们顿时情绪饱满,思绪也回到60多年前那段激情燃烧的青春岁月。

贺桔荣年轻时的照片和立功奖章      曾广萍 摄

家住兵团四师73团的贺桔荣14岁从湖南长沙●参军,先在六军后勤部医院工作,1952年春∽天,贺桔荣分到农六师连队,这里到处是荒滩和苇湖,她们挖红柳、割苇子,在苇湖里开荒种地,4个人一组,3个人拉犁,1个人扶犁。苇子湖里狼很多,有一天≧,几只饿极了的狼窜出来连扯带咬拖走了一个姑娘,等大家带着枪赶去时,只看到一副血淋淋的骨架。

在开荒时,还有不少人因为伤病得不到及时救治而死去,把热血洒在新疆这片土地上。

戈壁母亲

保卫边疆、建设边疆的大军没有家就不能安Й心扎根。湖南的八千湘女上天山,在荒凉的戈壁滩上拓荒创业,组成了中国屯垦戍边史上的第一批家庭。在茫茫的大漠戈壁,她们演绎了一个又一个悲欢离合的故事,也孕育了爱、宽容、大义和坚韧,被誉为新疆荒原上的第一代“戈壁母亲”。

湘女的爱情没有多少风花雪月的浪漫,有自由恋爱的,更多的是经组织“牵线动员”先结婚后恋爱的。

夏小云的爱人是经组织介绍的,比她大12岁。认识不久,也不懂怎么谈恋爱的她就接到通知要结婚了。结婚那天,还懵懂天真的她很害怕,和另外6个姑娘一起跑了,“往哪儿▐跑啊,也没有车,跑不多远就被找回去了。”找回去后还是按时在大聚乐部里举行了集体婚礼。

无疑,这样的爱情与婚姻当初带有许多委屈和眼泪。婚姻生活的开头虽很有戏剧性,但在长期的艰苦岁月中相互扶持,和丈夫的感情逐渐加深,她们后来的日子都过得很不错。

陈诗健讲述&๑ldquo;八千湘女”的传奇故事     朱丽萍 摄

虽有不少湘女的婚姻都是组织介绍的,但也支持自由恋爱。今年82岁的陈诗健满头白发,但精神矍铄,一双眼睛很有神采。1952年,为了响应国家号召,年仅17岁的她偷出户口本,找朋友借了三块钱,瞒着家人报名参军。

刚到师部宣传队的时候,活۩๑泼大胆的陈诗健就拒绝了指导员给她介绍的对象,因为对方“年纪比较大”。看她态度坚决,领导也就作罢,“还是尊重了我们的意见。”陈诗健说,1955年,陈诗健被分配到了当时是伊犁地区自然条件最好、机械化程度最高的农四师十二团(现为71团)。在这里,陈诗健邂逅ↇ了自己后来的丈夫朱道信。

陈诗健对朱道信的第一印象不错,“毛笔字写得漂亮,人也长得帅”。在繁重的生产工作间隙,两人每十天抽空见一次,“过去谈恋爱和现在不一样,集体宿舍没有私人空间,我们就跑到附近空地上谈心、聊理想”。

交往三个月后,陈诗健和朱道信结婚了。“当时新娘去婚房可不像现在一样有婚车,我是骑着高头大马去的。”那时√候,部队只有一匹马,平时用来运东西,结婚的时候就变╥成了&じldquo;婚车”。

“婚房是单位的平房,不到15平方米,两张单人床一拼,床下垫着两人的旧被子,床上盖着新被子,这就成了。”陈诗健说,这个“婚房”其实是公用的,他们只能在结婚的5天假期里使用,“时间一到就卷铺盖走人,各回各的宿舍,没有一个真正属于自己的家”。

一直๑到1957¤年,朱道信调到机关单位工作后才有所改变。虽然后来的房子同样拥挤简陋,但总算有了一个属于自己的家。

11月1日,陈诗健@和另外两名湘女有幸作为“八千湘女&rd╟quo;的代表,在湖南女子学院为女企业家、女大学生、基层妇女工作者、女空乘、女警察等各行各业新湘女代表近2000人讲述了&〖ldquo;八千湘女”的传奇故事。湘女们在艰苦的条件下仍以百倍的激情投入到生产工作中,将青春和梦想奉献在了边疆的故事引起听众的强烈∑反响,很多人都流下了热泪。报告会后,热情的听众和湖南各媒体的记者围着她们拍照,和她们合影,一时间,老人们成了“网红”。

白发湘女“回娘家”

如今,60多年过去了,当年风华正茂的八千湘女很多已不在人世,剩下的也都是耄耋老人。许多人终其一生,都未能再回到故乡湖南。

“湘女们想要回乡的愿望和热情非常高,筹办‘喜庆十九大,湘女回娘家’活动的通知发出去后,我们接到了100多位湘女的报名电话,最终确定能来的有45人,因为身体原因,还有很多湘女来不了。”兵团妇联党组书记张智慧说。

10月28日,这些年龄最大的已86岁,最年轻的也已76岁的“银发旅行团”每人由一位直系亲属陪同,踏上了“回娘家”的路。

一踏上家乡的土地,她们抑制不住激动的心情,有的人哭出了声。

为欢迎远嫁Ⅵ边疆的女儿们回家,湖南家乡的亲人对她们进行了最高规格的接待。“我们住在高级宾馆里,从服务员到经理都对我们关心得无微不至。在欢迎‘八千湘女’代表返乡的晚宴上,湖南、新疆两地的有关领导和湖南女企业家都来了,湖南一级演员为我们演出,省领导讲话慰问我们。我从没享受过这种荣誉,终生难忘。”贺桔荣感慨地说。湖南的记者采访她,她的心扑腾扑腾地⿻跳,嘴巴发抖,激动地流下热泪。

“我们新疆好地方,天山南北好牧场,Δ戈壁沙滩变良田,积雪融化灌农庄……”当10位湘女用不再清亮的嗓音,唱起当年她们唱过的歌时,全场掌声雷动。

晚宴上还穿Ω插了湖南民歌、小品、音诗画等各类表演,每位湘女均获赠文化部中国国画院常务副院长谢晓钢书写的“福”字。

10月29日上午10时左右,45位“八千湘女”代表们身着红军军服在亲属的陪同下来到毛泽东广场。随着激昂的音乐响起,敬献花篮仪式正式开始,威武的武警礼兵迈着坚定有力的正步,护送着花篮走向毛泽东同志铜像。全体在场人员向毛泽东同志铜像鞠躬,表达深切缅怀之情。

“特别激动,特别高兴!感谢湖南,感谢兵团!没想到,家乡的亲人都没有忘记我们,没有忘记我们这些离家多年的孩子!&rdquↆo;贺桔荣说,“给我们发了红军的衣服,出去坐编队的专车、警车开道,光荣得不得了!”

“我14岁去新疆从事劳动生产,当过通讯员,开过拖拉机,做过修理工。”今年80岁的赵爱兰告诉记者,这是她65年来第一次回到家乡,觉得※特别亲切。“我们流过血,流过泪,流过汗,但我们从不后悔。虽说我们年轻时候受了苦,但现在享福了,感谢党,感谢毛主席。”

“我当时激动得一直在流泪,要不是女儿扶着我,我都走不动路了!”夏小云对记者说。

乡音无改,乡情更浓。在∠湖南为“八千湘女”代表及其家属安排的为期3天的湖湘文化游中,湘女们叙乡情、听乡音、寻乡友。还到长沙市的两馆一厅、中联重科公司等地亲身感受家乡经济社会发展的巨大变化。

“我的故乡湖南是鱼米之乡,山清水秀。我17岁时参军进疆,看到万里戈壁荒漠,常常想要在这戈壁滩上建起花园,┗把新疆要建成和故乡一样美的地方,就好像又回到家乡一样。现在60多年过去,梦想实现了,我对自己的选择无怨无悔,也想对湖南、新疆人民说,湘ↁ女们对得起家乡父老,对得起祖国。”陈诗健说。

愿作伊犁魂

经历了风风雨雨和艰难坎坷,提起往昔峥嵘岁月,追忆屯垦戍边的青春,湘女们虽仍难抑制激动的心情,几度落泪,但在采访结束时,老人们说得最多的就是:“我不后悔!”“感谢湖南,感谢兵团!&rdq▣▤▥uo;

在天山南北,г湘女们仍然有很多▋人在守护边疆,她们众多的子孙仍在为边疆的繁荣稳定默默地奉献着。如今,“疆一代”有了“疆二代”“疆三代”甚至是“疆四代”。

夏小云有5个孩子,一个儿子4个女儿,除了一个在南京工作外,别的都在伊犁。儿孙满堂的她现在住在兵Ξ团四师66团自家的楼房里安度幸福晚年。

“都说我们是献了青春献终身,献了终身献子孙。我退休后本来想回长沙,为了支持儿女建设美丽新疆我还是选择留下来帮他们带孩子。我的儿子女儿都在伊犁工作,多次被评为先进工作者。”说起家里的孩子,夏小云是满满的自豪感,“我对他们很满意,继承了我们的奉献精神。ㄨ”

家住兵团四师68团的王清莲今年84岁,她有3个女儿、2个儿子,除了一个在北京工作外,别的全部在兵团四师工作,第三代也有不少在新疆、伊犁扎根。

“如今,看着我们亲手建设起的美丽◣伊犁,我觉得活得坦然。”家住伊宁市的杨宗让说。今年80岁的她按时领着退休工资,儿女孝顺、三代同堂,安享晚年。她现在腰腿还硬朗,没事就和老姐妹们一起到人民公园去〤跳舞,对过去的风雨坎坷,老人一笑而过,她说,为了今天的幸福生活,过去吃的一切苦都是值得的。

60多年过去了,在湘女★们看来,往日的苦难不过是过眼云烟,今天的幸福才是真实的。经过了沧海桑田岁月熏陶,如今她们虽然已是白发、皱纹、蹒跚,但却充满着“革命人永远是年轻”的豪情和丰富饱满的韵致。

“在湖南时,省委领导问我想不想叶落归根回湖南,省里可以安排。我说我在伊犁生活了几十年,3个儿子、一个女儿全部都在兵团四师工作。我的根扎在这里了,已经爱上伊犁这个第二故乡了。”贺桔荣坚定地说,&︰ldquo;我生是兵团的人,死是兵团的魂!”

“历史将永远铭记,67年前湘女大姐们投身火热军旅,在大漠戈壁上燃烧青春,从美丽的芙蓉花,成长为坚强的天山雪莲,为推动新疆发展,巩固国家边防,团结民族感情,作出了重要的贡献。”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党委副书记、副政委孔星隆说,湘女回娘家活动让大家相聚在一起,就是为了不忘初心,永远牢记以八千湘女为代表的湖湘精神,▫兵团精神,携手共创湖南、新疆繁荣发展的美好未来。 记者 燕 玲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 “喜庆十九大湘女回娘家”湘女无悔愿作伊犁魂